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是我的小锦鲤,我是你的老幸运

叶奋是什么神好吃的cp啊

感谢公寓给了我一个爬墙的机会哈哈哈哈哈。


————————————————


左叶伸手拉开那隔在床边的挂帘,于晕眩中侧过头去,便见秦奋静静地睡在自己的隔壁。那白日里英挺的眉眼都柔软地降落下来,胸口随着宁和的呼吸浅浅起伏着,左叶想,我一定是在做梦,哥哥到底是什么神仙啊?为啥在黑夜里好像还在发着光?


他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比之擂鼓更要响亮。


灵魂里有个声音在他耳畔悄悄地说:不是他在发光,是你恋爱了啊。


左叶,你恋爱了……这句话像一颗剔透的水晶,“叮铃”一声,掉进了他的心房。



wtf!什么鬼!原生之罪的编剧是吃了枪子儿写的最后两集么?!?!首先董局特么那么牛b,连陈先生都敢砍,对付陆队需要费那么大jb事?!下班路上也找个混混给一刀不就完了?!


尼玛陈都转污点证人了,难道还拉不下这么个鬼?!将我d巡查组置于何地!


然后我觉得池震这个角色真是前后矛盾,明明说过下雨总比没雨强,怎么最后脑子这么不清楚?


再说你们好歹开一下行车记录仪啊!!!尼玛那么多辆车不知道开行车记录仪?!?!我就cao ni ma了!


总之这种为了悲剧而悲剧的结尾真是晃瞎我的氪金狗眼。白瞎了我池陆这么好嗑的cp。白瞎了我翟尹炸裂天际的演技好吗?!


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受众眼睛都是雪亮的,心都是明镜儿的,再拿受众当傻子看,把玩观众的感情,随自己舒心写本子,真的会遭报应的好吗?我国大文娱产业啥时候能成熟点儿!


ma de 老子滚去写文了

池陆是什么神仙cp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的要笑死了,这只傻猫每天都生活在意外之中,当你以为见识过他的白痴美之后,他总能给你来一段儿更白痴的。我每天对着他能笑出八块腹肌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说了,这是一场奋奋和星爸爸的爱恨情仇,你们自己看吧,我先去笑一会儿

我要笑死了,奋奋真的是……太奋奋了,虽然一直被豆豆骂,可是真的超级友好的,一直试图迂回地接近豆豆,一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着奋奋一脸又懵逼又委屈的样子,可以笑一年,好开心~

万绿丛中一只猫


2019早安

都说猫喜欢箱子,但你从来没进去过,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你觉得箱子太低级了,你还是喜欢这种能提着就走的,最好还得有点儿包装设计的,这个手提袋我没扔,赶明儿跟簸箕放在一起,随时提着你就走

贴一张“邪佞”的沐沐,别看瘦成这样,一身腱子肉……

【沐秦】客厅游戏 上(hls生贺+双旦贺文,双喵梗,暴力老炮儿x傻白甜幼猫)

6岁成熟雄性x6个月幼崽,大概是衣冠禽兽和傻白甜的设定,尝试了一下喵化的肉,并不多,注意,是猫x猫,不是人形。

我保证这个下篇就完结,hls生日快乐,要和奋奋开开心心地一起走下去啊~


BGM:宫阁-「客厅游戏」

 

1

 

奋奋被铲屎的抱回家的那天,夜空里飘着小雪,冷风呼呼地吹。


铲屎官在车上跟他闲扯了一路,大部分时间是自顾自地发花痴,隔着航空箱的门儿一个劲儿摸他屁股,来来回回就会说那一句,那没见过世面又语言极度匮乏的模样——套用他青梅竹猫“小白”的话来说——简直宛若智障:


“哎呀我的乖奋奋,你怎么这么好看~嘤~”


奋奋十分无奈地往箱子里面缩了缩,再缩了缩——这人,怎么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呢,没看见我都拿屁股朝着你了嘛——可还是没躲过那只咸猪手。也是,再躲能躲哪儿去,看在你一个劲儿地夸我好看的份儿上,我忍了。


 

 

2

 

奋奋只有六个月大,这是第一次离开妈妈和住在隔壁的小白。


铲屎的刚刚进屋的时候,所有的小猫都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只有奋奋光顾着跟小白因为一只带着羽毛的剑麻小球儿打得不可开交。于是忽听得那铲屎的一声尖叫:“哎呀!这只好可爱!!!!我可以抱抱吗?”


结果……奋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稀里糊涂地抱出了笼子。


哎我的亲妈,这笑得一脸猥琐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呜呜,小白……妈妈……我不想走,我害怕……”奋奋无助地喊。


小白在笼子里一边儿转圈儿一边儿干着急:“二傻子!上手儿搡啊!可劲儿扑腾!会不会啊?”


奋奋于是拿两只粉嘟嘟的小肉球儿推在铲屎的胸口,软软地用了用力,耷拉下耳朵,泄气道:“她劲儿太大,我推不动……”

 


 

3

 

小白咣当一声磕在笼子门儿上,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丫就是特么给活活儿笨死的,把你那没磨过的爪子亮出来啊!你看她还敢耍流氓不?”


奋奋想了想,又用肉球儿推了推铲屎官,结果被一双胳膊搂得更紧。他又看了一眼妈妈,他记得妈妈跟他说过,两脚怪是猫咪的朋友,要记得善待朋友;爪子是猫咪的武器,武器是用来对付敌人,保护朋友的。


奋奋一脸委屈地叫了声妈妈。


妈妈深深地看着他:“你记得要乖哦,今天以后妈妈就不能陪着你了,不要怕,你的新朋友会代替妈妈照顾你的。”


奋奋眼泪汪汪地望着优雅美丽的妈妈,忽然被两脚怪高高举过了头顶。


“以后你就叫奋奋了好不好?麻麻的漂亮乖奋奋~”


奋奋睁大那双淡蓝的杏眼,把灰耳朵伸成小飞机的形状……他不再只是一个标注着Male 4的代码,而是一只有姓名的猫了。


 

 

4

 

刚刚还在着急的小白突然捂着肚子笑倒在笼子里。


“奋奋,哈哈哈哈哈哈哈,奋奋。”


小白打着滚儿:“你怎么不叫屎粑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你奋奋,你摊上了个大傻子主人,大傻子跟二傻子,绝配!”

 


 

5

 

“大傻子跟二傻子,确实绝配。”


很久之后的某个下午,客厅,深灰色的布织沙发,沐沐仰躺着枕在他毛绒绒的肚子上。暹罗猫迎着暖烘烘的阳光,懒洋洋地张开爪子,将每个爪缝都舔得干干净净,一边舔,一边说出了跟小白一模一样的话。


“我才不是二傻子!!”奋奋喵了一声,愤怒地表示抗议。


“你不傻?”


沐沐眯起那对微微上挑的深蓝色眼睛,瞳仁在淡金的阳光下缩成两柄锐利的刺。他翻身站起,令人嫉妒的修长四肢跨过奋奋的脊背,清瘦却又矫捷如豹的身躯覆盖住他,下腹在他尾根处反复地轻轻蹭着。


“呜喵……她傻归她傻,我就是,不傻嘛……”


奋奋回过头来的时候正对上那双深如天河般的蓝眸。帝王一样严肃的暹罗猫亲昵地舔了舔他丝滑又厚实的纯白鬃毛,紧接着一口咬住了傻布偶柔软的后颈,喉咙中不容置喙的隆隆轰鸣令毛球一样柔软的猫咪心跳加速。


微弱的挣扎和抗议马上化成了甜腻的呼噜声,奋奋在吃疼的时候黏黏糊糊地咕哝:“你别又闹啊……铲屎的今天休假……”


“别动!你管她呢?”沐沐不悦地甩着尾巴,嘴上不耐烦地说,“你叫得小声一点儿,她就听不见了。”


旖旎的音乐从书房传进客厅,在被阳光泄了满地金沙的地板上弹跳着,邪佞有力的暹罗下身不停,可利齿拉扯在后颈皮肉的力道却又轻柔得过分。奋奋很快就软下挣扎,忘记了他们争论的起因。


“可是你这样……我怎么,怎么忍得住……喵呜……”他前爪都抠进沙发棉质的布纹里,一下下勾出环状的丝,尾根酥麻,天空一样的淡蓝双目水洗过般,柔柔地垂下眼角,叫声黏糊糊湿漉漉地染着哭腔,身躯被弄得一耸一耸。


 

 

6

 

世界都在太阳洒下的金屑中变得模模糊糊,直到他听见一声愤怒的尖叫。


“沐沐!你怎么又欺负奋奋!他还是个孩子!”


奋奋吓得一个激灵想要挣扎着跳开,却被压在身上的暹罗一爪子按倒在沙发上。随后他便听见沐沐“嗷”地发出了一声深沉而暴怒的低吼,并眼瞧着刚刚出现在客厅门口叉着腰义愤填膺的铲屎官,轻抖着手指缩了缩脖子,放下了指责的手臂。


“得得得,我不是故意捉奸在床的,我什么也没看见,您忙您忙,您就当没我这人儿,想干嘛就干嘛还不行?”


铲屎官满脸赔笑,并附赠给他一个半毛钱都不值的心疼眼神儿:“奋奋啊,麻麻对不起你,麻麻也是自身难保,你就自求多福吧。啊,麻麻买菜去了,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肉肉,你俩好好玩儿哦!沐沐!你不许欺负奋奋了!听见没有!”


说完,还拿起手机一脸邪笑地在旁边拍了起来!


喂……


奋奋一声哀嚎,被后面的暹罗顶得更给劲了。


当初是谁特么信誓旦旦地说会保护我的!!!!呜呜喵,你们一个两个的,就知道欺负猫!

 

 


7

    

“奋奋啊,麻麻跟你说哦,你有个六岁的哥哥,叫沐沐。他呢……是……嗯……是只可温柔可温顺可懂事的好猫了呢,你一会儿见着他不要害怕哈,麻麻会保护你的!嗯!加油!”


这是铲屎的在喋喋不休地重复了一路“你怎么这么好看”之后,提着他站在家门口时,颤颤巍巍地说出的话。


但凡奋奋能把那些全都点在“美貌”上的技能点数,多拿出两三点,分配在“智力”上,他就能听出这段话是多么的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可他毕竟是一只布偶啊,就连性格都傻白甜如狗的纯种布偶。

 

 


8

 

于是在那个北风呼号,下着小雪的夜里,奋奋一进门,就感受到了空气中凝重的压迫感。


他缓缓抬起头,便见那通天高的深色雕花衣柜顶端,一双半眯起的眸子死死地将他钉在原地。


妈妈啊,那么老高他是怎么上去的?!


眸子的主人是一只有着一张楔形尖脸的暹罗猫,海豹色的虎斑从脸部与四肢生长出来,向着身体逐渐蔓延变淡,凝结成点点块块的模糊豹纹,令他看起来仿佛坐拥整座山林的生命主宰。


掠食者稳稳地站在距离天花板不远的高处,从柜顶探出半边身子,警惕地审视着他,随后身体一缩,矫捷地从高空一跃而下,无声地落在他的身前。


他隆起的肩胛有着猎豹般精致利落的线条,前爪微微下压,被毛根根直竖,臀部抬起,长鞭一样的尾尖在平滑的地板上扫来扫去。纤长的四肢轻抬慢放,缓慢地一步步逼近了奋奋。


“沐沐你不要闹哦,”铲屎的语重心长地教育道,“奋奋是你弟弟,你是哥哥,哥哥得让着弟弟,你……”


“喵嗷!”沐沐转头对着铲屎的呲出獠牙嘶吼了一声。


“好好好,沐沐最大!沐沐是家里的老大,奋奋是沐沐的小跟班儿,沐沐还得罩着麻麻和小跟班儿呢是不是?”


被逼到墙角快要两腿直立的奋奋差点儿一个白眼儿晕厥过去:什么嘛!跟我耍流氓的时候不是挺来劲的吗!怎么一回家就怂成这幅德行!


而叫做沐沐的公猫已悄然靠近。他成熟的雄性气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比窗外飘着的雪花还冷,散着夜空清澈而疏离的味道。可那双眼睛却好蓝啊,像傍晚点亮第一颗星子时,云霞边最后那片染着光的天际。


公猫围着蹲坐在墙角缩成一团的奋奋转了两圈,而后探着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嗅。他肉粉色的鼻尖挨上奋奋那圈白色鬃毛的时候,布偶猫很想炸着飞机耳跳起来逃开。可他一动也动不了,四脚都在发软,下意识地贴着墙根直立起来,只用后脚着地,两只前爪软软地垂在胸口,对着严肃的暹罗亮出了柔软的肚皮。


“好……好可怕……喵呜……”奋奋抬起头对着铲屎官委屈地叫道。


“当着我的面就敢告黑状,你胆子不小啊?”沐沐伸长脖子,鼻尖顶着他的鼻尖,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嘶吼。小布偶即刻感到背后像有一串电流窜过,长毛炸起使他看起来更像个圆滚滚的绒球儿了,于是暹罗猫挑起一边的嘴角低笑起来,“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只又胖又傻的小笨球儿。”


那虎斑暹罗有着令所有猫咪嫉妒的修长四肢,站在那里要比奋奋高出半个头,虽然看起来很瘦,但全身的肌肉紧凑利落,没有一丝赘肉。奋奋觉得自尊受到了侮辱,他幼小的心灵被又“胖”又傻和笨“球儿”深深地伤害了,自打出生以来,周围的猫和两脚怪都说他长得非常漂亮,从没有猫这样嘲笑过他的长相——更何况,面前这只猫还是如此的英俊帅气。


“我……我才不胖!我只是毛儿长!”奋奋壮着胆子喵呜一声,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那身华丽的被毛真是累赘,竟然掩盖了曼妙的身材——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如面前这只暹罗一样颀长,毕竟他的毛儿从没短过——但他肯定不胖!一定不胖坚决不胖就是不胖!嗷呜……而后他才发现好像忘了什么,又连忙补充道,“而且也不傻!”


“哦?你不胖啊?”暹罗猫睨着他反问,突然抬起前爪一把搂住他,低声说道,“不如让我检查检查,才知道你是胖是瘦啊……”说着便掀起口唇,露出了闪着寒光的刀锋般的獠牙。


奋奋的飞机耳都快展平了,睁着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夹着大尾巴喵嗷一声就斜窜了出去。在那过程中他只感到肩胛一阵尖锐的疼痛,一回头便看到那暹罗巧克力色的前爪间有一小撮儿扎眼的带血白毛儿。于是心里更加害怕,手忙脚乱地呜咽着奔到铲屎官身前,立起身子用两只小爪抱住她的腿,期间还牢记着妈妈说过不能挠人,于是只用肉球不停地拍她,喵呜喵呜地干嚎。


“呜呜,救命!好疼,我害怕,我要我妈妈……”


铲屎官果然满脸心疼地抱起了他。


“沐沐!你怎么回事儿!”铲屎官看了看奋奋被挠掉一撮毛儿的脖子,尖着声儿立起了眉毛,“不是说了你得让着他吗?奋奋还是个小宝宝!我看你再打他一个试试?你打他,我就打你!去!给我回笼子里面壁去!”


奋奋颤抖着,只见沐沐讥讽地扯起嘴角,扭扭身子后腿一蹬窜进了笼子上层,钻到窝里再不出来了。


“嘿……你气性还挺大!”铲屎官抱着奋奋关上了沐沐的笼子门儿,回身轻轻拍拍他,哄道,“哎呀,他吓着我们了是吧?嗯,沐沐不乖,你沐沐哥太不友好了,是不是?麻麻批评他!奋奋不怕哦,麻麻给奋奋上点儿药膏,奋奋就不疼了啊。”


只有趴在铲屎官肩膀上的奋奋,看见沐沐在阴影里转了转眼珠,露出一抹淡淡的邪笑。


 

 

9

 

第二天一早,铲屎官上班去了。


奋奋在铲屎官的床上睡了一夜,沐沐在笼子里睡了一夜。


沐沐天生洁癖,吃相优雅,隔夜的水不喝,上顿剩下的粮食不吃,酸奶每天一勺,多了不要。极度怕水,喂药要命,洗耳滴眼,简直想都不要想,剪指甲……嗯,全看吾皇心情,毕竟他生平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拿铲屎官当树爬。


于是铲屎官在请奋奋回来之前,曾焚香祝祷、沐浴更衣,真诚祈祷上苍,千万不要再赐给她一个难搞的沐沐二世。


好在奋奋看起来非常乖,除了胆子有些小以外,干什么都温温柔柔的,昨晚被沐沐吓唬成那样,都没在铲屎官的怀里伸爪子爬树,铲屎官非常满意,只要自己能不当树,怎么都行。


奋奋美滋滋地吃完了猫粮拌罐头,便开始了在新家的探索。


他毕竟只是一只六个月大的小奶猫儿,虽然现在已经看起来跟沐沐差不多个头儿,但还保持着幼猫好动爱玩儿、精力旺盛的天性。昨晚虽然惊魂一刻,但现在沐沐被关进笼子里了,所以他应该是安全的了吧?


啊,第一喜欢的地方是暖气片跟沙发的夹角儿,黑黑的,又暖和又隐蔽,躲在这里睡觉应该十分安全吧……


第二喜欢的地方是柜子下面,虽然挤进去有点儿费劲,可还是难不倒他的!哼!刚好让沐沐知道自己不胖!自己是可以的!


他矮着身子钻了进去,发现里面藏着一只灰色的小老鼠。


好奇地匍匐过去用爪子拨了拨,老鼠竟然吱吱叫了起来。


妈呀!会动!活的!奋奋一下窜了起来,“当”的一声撞在柜子底儿上。呜呜,吓死喵了,又疼死喵了!不不,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听见没有!嗷~


奋奋转身儿挠着地面儿慌乱地爬出了柜子,刚呼了一口气,扭头儿就看见那只老鼠特么竟然跟着自己钻了出来。呜呜,还有没有王法,老鼠竟然敢追着猫跑了!呜……妈妈明明说现在两脚怪家里都没有老鼠了呀!


奋奋吓得只管往前奔,整条大尾巴都炸了起来,活像一把鸡毛掸子。直到被小老鼠直线逼到沐沐的笼子边儿上,才避无可避一下子瘫坐在地。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闹了!喵呜呜……我真的好怕!我求你去别的地方好不好?吱吱?乖吱吱,你听话好不好?你快走啊!”


小布偶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只好趴在地上捂住脸——屁股遭殃也好过被咬鼻子对不对——他是真的怕那种东西啊!


“这是假的,傻球儿。”奋奋睁开眼睛,视野里正好是暹罗那只曾经挂着自己白毛儿的深色爪子,它气定神闲地拍在那只老鼠身上,而沐沐正如天神下凡般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将他从老鼠的魔爪里解救出来。


奋奋揉了揉眼睛,就看到沐沐松开了爪子,于是赶紧喵嗷一声窜到他身后躲好,不敢置信地问:“假……假的?你不要骗猫!”


沐沐挑着嘴角,那双蓝如深海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突然逼近,举起爪子狠狠一推,将他翻身压倒在地板上。


“比起这只电动玩具,你是不是该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了?”暹罗猫眯起眼睛舔了一下嘴,瞳孔在明亮的阳光下缩成针尖的形状,刹那间凶形毕露,与刚刚叫他“傻球儿”时的懒散样子简直判若两猫。


“我……你……什么……”奋奋又被吓傻了,他仰躺在沐沐身下,露出洁白如雪的毛绒绒的小肚皮,表情一路从迷糊困惑到慌乱震惊,“你……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难道昨天夜里那个铲屎的弱鸡没告诉过你,这世界上还没有哪一扇门能关得住我吗?”沐沐压低了身体,几乎贴着他的鼻尖儿缓缓地如是说。呼出的热气都打在他湿漉漉的嫩粉色小鼻子上,他满意地看着傻毛球儿因为惊惧而瞪圆的天蓝色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嘶吼,“小傻球儿,今天我就来教教你,跑到别人的地盘儿来撒野之前,怎么也得先付出点儿代价才行……”


豆豆马上就要回家啦!这只走路像小豹子一样的山猫重点色暹罗……是个流氓,还是十分暴力的那种流氓

豆豆的战绩是,到医院去吃驱虫药,结果一爪子直接挠伤了仨大夫——男的

其实豆豆十分纤细,因为腿长,所以比一般的猫坐高要高出一截,但性格十分顽劣,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拿我当树爬,曾经因为跟我抢麦乐鸡,把我的手咬了一个大口子……

已经是一只八岁的老炮儿,估计这辈子臭脾气也就这样儿了……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虽然奋奋以后肯定会比豆豆长得大,但……会不会被豆豆欺负死……

毕竟豆豆曾经把借住在我家的一只超大英短打得差点儿离家出走……

这两张照片是完全没有调色的。豆豆大概就是除了眼睛蓝得像深海一样美丽、表面上优雅腿长以外,没啥优点的臭脾气猫咪一只

希望他能善待奋奋,bless。不过我看他们应该打不起来,毕竟……奋奋是那么的既怂且笨……

PS:就在刚才,只听“duang”地一声巨响,奋奋又在折返跑的过程中自己撞门框上了,然后惨兮兮地飘进厨房,对着正在刷碗的我弱弱地“喵”了一声……小傻子……你怎么才能躲过你豆哥的魔爪啊……我都替你愁得慌